1. 创业也首页
  2. 电商资讯

新兴行业“手机入殓师”年入百万元

 当手机已成为许多人的情感载体,当它们废弃掉后,该如何安放?有进入到“手机入殓师”等新职业中先行一步者,从中窥见了市场机会,并快速实现年入百万。在其背后,也折射出了手机回收行业的一片蓝海。

  1996年出生的林西是一位有3年拆解经验的“手机入殓师”。她的工作是为旧手机完成一场“赛博”仪式的告别。

新兴行业“手机入殓师”年入百万元

2021年暑假,一位年轻的用户找到林西,表示自己在2014年购入的锤子 T1 虽已报废,但T1设计罗永浩带给他的回忆让他念念不忘。

他要求林西将T1装裱后妥善“入殓”,作为纪念。林西花了大约一周时间完成了这件作品。

由于罗永浩的人生一直被流言蜚语包围,林西在装裱的底板上还增加了一个弹幕设计

新兴行业“手机入殓师”年入百万元

图注:林西为用户定制的锤子T1手机装裱  曾经有人将“过气”的手机形容为“时代的眼泪”。

许多电子产品虽然在生活中历经迭代和淘汰,但人们对旧物的厚重情感并不会消失。

拆解装裱行业便是在这样的情感中应运而生,成为了记录人生痕迹的存在。

这个职业兴起的背后,也伴随着整个手机回收行业的上升。

据统计:2021年,我国手机社会保有量达18.56亿部,但新增闲置的手机进入正规回收领域不足50%。

据“中国循环经济协会”的研究结果显示:我国手机废弃后的闲置留存率约为54.2%。有研究机构甚至预测:未来的手机回收市场规模将有望达到千亿级别。

更有先人一步者,从中发现了市场的蓝海。以“手机入殓师”这个兴起不到两年的新行业为例,从中便已跑出了如林西这样年入百万的创业者。

1

所谓“手机入殓”,本质上是一种拆解装裱艺术。

“入殓师”们将废弃的旧手机拆解,并将零部件以具有“赛博美学”的形式展现出来,进行重新陈列和布局。

最终,将手机以二维平面的形式封塑进相框,由此完成它的“入葬”。

林西的工作室位于山东潍坊,占地面积约500平方米,里面摆满了精密的拆解机器、装裱工具,还陈列着许多已经完工的装裱作品。

2021年底,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找到林西,请她对小米手机1-4系列做拆解设计

随后,刘润将四款手机装裱作品寄给了雷军。

雷军大为感动,发了条微博询问网友:自己的小米1是不是也可以像这样拆掉、留作纪念。

新兴行业“手机入殓师”年入百万元

图注:林西团队为刘润做的小米手机1-4系列

雷军对自己作品的认可鼓励着林西在拆解装裱的路上越走越远。目前,她的全平台粉丝数量已超过了100万。

林西刚开始成为装裱师,源于一场纯粹的机缘巧合。

2019年她还在英国读书,偶然接触到了国外装裱艺术。

在她眼中,这种以“废物利用”为核心概念的形式非常有趣。她灵机一动,“既然我有那么多舍不得扔的电子设备,是否都可以做成艺术品?”

然而,电子产品装裱这门课实在小众,几乎没有可以用来借鉴的材料。国外电子装裱的服务大多围绕在手表等传统机械制品上。

国内围绕手机的拆解装裱服务则基本为零,没有形成行业化的准则。

“用过的手机不要丢,让我帮你稍加设计一下。”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曾活跃在社交平台的“颜值主播”林西在抖音上发布了第一条手机拆解视频。

意外的是,这条视频引起了很大反响。短短几天,林西就收到了两百多个订单,林西陆续用了半年的时间才将它们全部交付。

开始时,找林西做“手机入殓”的客户千奇百怪。

有人邮寄来了70年代的初代摩托罗拉“大哥大”,有人要求将自己早年的诺基亚3650手机装裱为纪念品。

林西表示:寄过来的产品背后几乎都有一段故事。有的手机是人们的定情信物,装载了生活记忆;有的手机可能是爱人的遗物。

还有人邮来了世界上第一代量产的安卓手机HTC G1、初代iPhone、价值20万的Vertu甚至是索尼CMD -Z1这种早已停产的初代“掌中宝”。

在那背后,都藏着主人公一段独特的人生记忆。

新兴行业“手机入殓师”年入百万元

图注:70年代摩托罗拉“大哥大”移动电话的拆解

新兴行业“手机入殓师”年入百万元

图注:诺基亚早期手机3650的拆解

将这些手机装裱订单陆续完成后,林西的工作室渐渐打开了知名度,工作室拆解的品类也更为丰富。

去年,林西接到了一个手表拆解的订单,主人公同时寄来了一枚钻戒。交流后林西得知,这块手表是主人公的妻子在结婚时送给他的。

7年后,妻子病重,离开了人世。

对于这块手表,故事的主人公舍不得戴,舍不得磕碰,更害怕丢失。于是他找到了林西,想让她把这块手表和自己送给妻子的钻戒放在一起。

得知这个故事后,林西设计了一棵“爱情树”,手表的零件路线层层叠加,最终汇合在了终点,而终点则是象征着两人美好爱情的戒指。

新兴行业“手机入殓师”年入百万元

图注:为失去爱人的男子定制的手表纪念品拆解

2

现在,要想拆解装裱一只手机的价格不能算便宜。

如果是常规的手机型号,林西的团队将收取598元的手工费;根据复杂程度,还可能收取至少300元的设计费。

不过虽然一次普通的“入殓”花费将近千元,工作室的订单依旧供不应求。

同时,单纯的手机拆解也已逐渐无法满足人们多样化的需求,拆解的对象变得越来越五花八门。

电脑、键盘、手表,甚至是挖比特币的矿机,高达战士、奶粉罐、大疆无人机,都成为了拆解工作中的组成部分。

新兴行业“手机入殓师”年入百万元

图注:林西团队对某无人机品牌的拆解

除了用户订单,企业订单也在逐渐增多。

不少厂商认为,拆解装裱能帮助自己的产品达到别具一格的宣传效果。例如,有厂商请林西拆解奶粉罐,展示其中的安全成分。

手机厂商一侧,拆解服务也正在成为“标配”。

2021年初,小米商城上线了售价为199元的“机”艺重塑服务,消费者可将旧款的小米手机进行拆解装裱。

新兴行业“手机入殓师”年入百万元

图注:小米推出的官方手机装裱服务

同一时间,魅族也推出了免费的“时光机装裱”服务,用户只需在魅族社区写下与手机互相陪伴的故事,获得官方评优的故事就有可能被选中。

实际上,早在2018年,魅族就已经对拆解业务开始了试水,当年上线的”魅族Care时光机”服务,售价为299元。

2021年九月,真我GT Neo2发布会的邀请函便是一张手机散热系统的拆解装裱图。

这张看起来赛博感十足的邀请函,成为了发布会的一大亮点,也再度让拆解装裱的生意走入了大众的视野。

现在,随着林西的生意渐渐打开。她每个月会进行20天左右的直播带货。据她透露,一晚直播带货的销售额最高能达到10万元左右。

同时,她还开设了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拆解设计课,带新手们入行,线下的课程收费在1-6万元不等。

截至目前,林西的线下徒弟已经有近30个,也有学生选择了直接留在工作室里。

林西表示,虽然拆解装裱师的技术门槛很低,但需要自身具有一定的审美和艺术追求,而不单单是进行流水线式的拆解。

据“Tech星球”报道,如果做一个兼职的拆解装裱师,每个月的收入大概在2000元左右,如果成为全职,月入可达5000-10000元。

目前看来,林西工作室的收益较为可观。据她介绍,2021年一年,工作室核心设计人员只有4-5个,团队总数不超过20个人,共创造出了近300万元的营收。

3

实际上,手机拆解装裱生意逐渐为人关注,除了人们向手机中投注的时间和情感记忆越来越多,其背后也折射了手机回收市场的日趋繁荣。

毕竟经过近十年来手机不断地迭代翻新,中国人手里“无处安放”的手机越来越多了。

虽然近年来手机出货量开始明显减少,但中国依然是全球最大的手机生产和消费市场。

据“中国循环经济协会”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:近5年来,我国每年的手机销量达到4.3亿部,占全球手机总销量的30%。

现在,每100名中国居民拥有114部在用手机,也超过了世界的平均水平。

另据“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”发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手机出货的数量仍高达1.36亿部,平均每个月还有超过33款新手机发布。

这一切,都让中国人的手机越积越多。

一份来自“北京市SEE基金会”的报告显示:目前全国人均手机拥有数量约4.58部,超过8成的居民拥有过3部以上手机,44.5%的人拥有过5部以上的手机

而与庞大的手机拥有量相比,目前我国的废旧手机资源回收利用率只有4%左右。这意味着大量的闲置手机资源尚未得到充分利用。

一方面,废弃的手机电池中含有的铅、汞、镉等重金属,让它的污染强度达到了普通干电池的100倍,可以污染6万升水,相当于3200桶桶装水。

如果把闲置手机随意丢弃,将对自然环境造成不可逆的伤害。

另外不为人知的是,闲置的手机实际是一座移动的“金矿”。

根据“华新绿源环保”发布的手机拆解数据显示:智能手机当中金属约占总质量的15%,塑料约占20%,电池约占20%,电路板约占20%,屏幕主要是玻璃,约占总质量的25%;而老式的按键手机,这五项数值分别为14%、30%、20%、25%和11%。

在电子产品中沉淀的金属资源,其含金量远高于原生矿山。

研究表明:每吨废旧手机(不含电池)中含有超过270克金。

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奖牌,就是从近7.9万吨小家电和621万部废旧手机中提炼出的约32公斤纯金、3500公斤纯银以及2200公斤铜制成的。

华为方面曾表示,每拆解1000万台手机,可以回收超过120公斤黄金,相当于21000枚奥运会奖牌的含金量,同时可以回收87吨铜,相当于19万枚奥运会奖牌含铜量。

而我国目前回收手机的精细化程度还远未达到理想标准。

据“中国循环经济协会”的研究结果显示:我国手机废弃后的闲置留存率约为54.2%。这意味着,超过一半的废旧手机是躺在家里“吃土”。

手机回收的赛道上,目前已诞生了如爱回收、转转、闲鱼等一批头部3C产品回收电商。

其中,爱回收从2011年创业开始,入局最早。而转转和闲鱼则背靠微信九宫格和淘宝平台等天然流量,入局虽晚却后发先至。

由于回收行业起步较晚,用户回收意识还有所欠缺等多重原因,中国目前的二手手机回收还实在算不上一门好生意。

据艾媒咨询统计显示,2021年依然有37.8%的网民不信任二手电商平台,33.3%的用户没有接触过相应的APP。

除此之外,信息风险、隐私泄露等问题,也让人们无法安心将自己的旧手机交给二手电商平台。

由于以上多重原因,以爱回收为代表的公司始终无法实现轻量化运营,而是要将大量资本和精力用于开线下店和购买流量,发展亦步履维艰。

2021年,爱回收在美股上市后,从最高点的18.49美元/股一路滑落至目前的2.5美元/股,市值也仅余5.66亿美元。

要让二手平台和手机行业整体繁荣起来,人们对于手机回收使用效率的认知意识还需提升。

例如据“转转”统计,用户通过交易上亿件闲置物品,实现了超过180万吨的碳减排量;平台累计减少能源消耗2372.4GWh,相当于节约了2019年北京市6%的发电量。

未来,我们不用的旧手机如何处理和妥善回收?如“手机入殓”等新兴行业,也为我们打开了又一重思路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创业也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huangyeye.com/article/24733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